邢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今题话题流血嘚埃及菿底路茬何方20130

发布时间:2020-07-02 16:08:30 编辑:笔名

8月14日,埃及军方对被罢黜总统穆尔西支持者的阵地发起了清场,至少已造成638人死亡,4000人受伤。这是穆巴拉克被推翻以来,“埃及最为血腥的一天”。埃及的动荡超乎想象,这个国家到底路在何方?

一定程度上,西方国家要为埃及的困境负责1、这不是意外事件,而是埃及军方有意识的进攻与屠杀

“催泪瓦斯罐纷纷从天而降。警号声宣布了装甲车的到来。到处都是恐慌与痛苦的尖叫声,还有人疯狂警告,提醒大家当心在屋顶走动的狙击手,子弹雨点般地落到拉比亚阿达维亚广场的营地。”这是外媒对此次屠杀的描述。8月14日清晨,走上台前的埃及军方实施了镇压穆尔西支持者的行动,既野蛮又坚决,军队和警察用上了重型装甲和致命性武器。穆尔西支持者随之发起了恶毒报复,在全国范围内攻击或烧毁教堂。

这注定是2011年埃及革命以来最为血腥的一天,也是整个埃及革命遭遇重挫的一天。至少638人死亡,4000人受伤,按穆尔西支持者的说法则是近3000人死亡,这一有意发起的严重流血事件,让埃及当前的政治危机陷入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少人相信,埃及革命在8月14日这一天,失败了。

2、而美国此前曾为埃及军方的做法“背书”

埃及军方的暴力清场行动遭到了全世界的谴责,然而仅仅在不久前,埃及军方还被西方国家广泛视为守护民众、让不得民心的穆尔西下台的正当力量。美国从未把埃及军方囚禁穆尔西称之为政变,而国务卿克里更是称“埃及军方的介入是数百万埃及民众所要求的,埃及人民害怕其社会在未来会被混乱和暴力所充斥。根据我们的判断,埃及军方并没有完全接管埃及,现在的埃及还是被所领导,其实埃及正在重建政权”。

8月14日发生的流血悲剧无疑是给了“埃及军方重建政权”一记狠狠的耳光。而且即便悲剧发生之后,奥巴马迄今也没有声明取消对埃及军方每年多达13亿美元的援助,而仅仅是取消了一场美国与埃及军队的联合演习。美国不想破坏与埃及军方长期建立的合作关系,这种做法使得许多人认为,美国应该为埃及革命的困局负责。而且,说到底,穆尔西是一个民选,美国支持军方以近乎政变的方式让穆尔西下台,这将使主义者对的看法变得激进,把视为西方让他们永远不能掌权的伎俩。穆尔西的外交政策顾问哈达德在政变爆发时在Facebook上留言:“(西方支持政变的)信息将响亮而清晰地传遍世界:不适合”。

对此,国内有媒体评论到:“埃及的动荡也是西方世界的尴尬。这是一个穆巴拉克时代对美国言听计从的国家。对埃及最近两年多的路线图,西方实际也给了大部分设计,但现在事情清清楚楚搞砸了。西方指导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的权威必将因埃及案例的失败而大减。”“埃及缺少大家都愿服从的力量。军队被证明了不是,通过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和政党也被证明了不是……严重失序将是伴随进程的最大风险。”“埃及的惨痛教训,对于中国实是极为宝贵的财富。它让我们再一次温故知新地意识到走邪路的代价……如果说2008年西方危机在最严峻的时刻,中国还会有人以西方为榜样搞运动,但今天面对埃及的悲剧,相信应该不会再有重蹈覆辙的后来者了。”

埃及革命留给世人的,果真是这种教训吗?

实际上,埃及革命从未按期待的方向进行1、对于穆尔西政权,仅仅是一场选举

每年获得13亿美元援助的埃及军方,最终发动了如此血腥的清场,这的确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在埃及政策的严重失败。但因此就将西方支持埃及革命,美国支持埃及军方,简单地理解为埃及对美国言听计从,“对埃及最近两年多的路线图,西方实际也给了大部分设计”,则是严重违背事实的。实际上,西方人对于穆尔西上台后的埃及,始终处于强烈的批评与忧虑状态。着名中东事务观察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多次撰文批评穆尔西政权,对穆尔西始终无法与反对派达成谅解组成由各个埃及党派组成的全国统一,埃及国家行政法院裁定广受欢迎的Al-Tet“肚皮舞频道”需停止播出惹恼了世俗化民众,警察野蛮对待及强奸反对派者的案子显着增加等等,都表示了深深的担忧。认为穆尔西政权不做出改变,就必定会失败。

一位埃及女性权利活动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于穆尔西政权来说,仅仅只是一场选举,而无关法律和自由,如果认为穆尔西政权的倒台是“之死”,这完全不对,因为“我们要的是尊重所有人的”。

2、对如何进行,埃及各方几乎毫无妥协

在《民选“反对派”当权,为何埃及变得更乱?》中曾经介绍过,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埃及变得更糟更乱有许多客观因素。而就化的进程而言,还有一条深刻的历史因素——穆巴拉克多年的威权统治意味着,允许民众和平地表达异议的政治和社会制度遭到了系统性压制。不仅如此,还有意加深社会分歧。因此,当到来的时候,长期休眠的不信任和敌意以极端的言辞、大规模活动和暴力的形式喷薄而出。

然而的真谛之一是妥协,而埃及显然不具备妥协的条件。在激进宗教观念的影响下,达成妥协就更加困难。穆尔西在台上时,不顾全国远未达成一致,就强行通过了宪法。而在政变之后,穆尔西支持者拒绝了所有谈判请求,宣称谈判的前提条件是,军方释放极不受欢迎的穆尔西并让他官复原职。更糟糕的是,在暴力冲突最严重的时候,他们还号召更多者加入激战,而不是呼吁保持冷静。埃及军方同样没有妥协的意愿,首领塞西甚至强烈批评美国拒绝明确支持其7月推翻穆尔西,形容奥巴马“背叛埃及人民”。

3、对埃及所需要的帮助,国际社会的做法迟缓而又低效

从民众上街要求推翻穆巴拉克开始,埃及革命就是一场自发性革命,革命的进程、走向基本取决于埃及各种团体之间的博弈,外国因素起的作用并不大。并且,在埃及陷入互相不信任、失业率高企、贫富分化加剧的混乱状态下,国际社会实际上并没有为埃及做出什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经花费两年时间,筹备了总额48亿美元对埃及的贷款计划,没有IMF的允许,美国和欧洲的投资就无法进入埃及。然而IMF对埃及提的要求过高,这笔贷款始终无法发放。相比之下,政变后的埃及军方一上台,立马获得了来自沙特、阿联酋与科威特总额120亿美元的贷款,显然,这三个君主制的保守国家,是不希望埃及革命继续走下去的。

仅从以上三点而论,西方国家不仅未能为埃及革命绘制蓝图,甚至能发挥的影响都相当有限。相比之下,西方国家深度设计参与的东欧国家转轨,表现要比埃及平稳得多。…[详细]

路在何方?1、埃及当前没有路?

“埃及的混乱不是为穆巴拉克独裁政权翻案的理由。穆巴拉克欠埃及一份改革,从而使国家在他之后毫无抓手,只能碰运气一样四处乱撞。埃及当前没有路,选举开辟不了国家的新局面,而走回头路,让军队成为当年穆巴拉克一样的威权化身同样是非常可怕的事。”

这是8月15日环球时报的社论。在这篇评论的作者看来,“埃及当前没有路”,而且无法走回头路。作者大概想说,埃及唯一的出路就是在穆巴拉克的威权政治时期进行改革,而既然埃及错失了这个机会,埃及就永劫不复了。

“在穆巴拉克时期进行改革,埃及的今天是否会更好”姑且不论。但当下的埃及,真的是已经无路可走了吗?

2、历史的经验:已开启的道路或许很遥远,但不是没有路

有学者认为,埃及乃至整个革命,与马克思当年面对的1848年欧洲革命更为类似。1848年的欧洲革命对50多个国家产生了影响,但在效忠于皇室与贵族的军事力量的镇压下,革命迅速失败。原因在于,建立一个稳定的制度是个包含两阶段的过程。首先要推翻旧政权,然后再代之以一个可持续的政权。由于第一阶段相当激动人心,许多人认为,统治者下台就完事了。但第二阶段才更加艰难。有许多例子显示,广泛的联盟团结在一起推翻了统治者,却较少能够继续合作,并就新政权的面貌达成一致。反抗运动往往会偃旗息鼓,成为内斗和旧政权卷土重来的牺牲品。

有历史学家指出,在1875年到2004年之间,共有117个政体转变为现代体制。这其中,有25个国家在革命后迅速被军事政变,使得旧制度复辟。然而好的消息是,这25个国家有9个在5年内、有11个在15年内又重新走上正轨。

3、包容与妥协或许很难,但这是路走通的唯一途径

数十年的威权统治,使这些地区的政治和经济陷入停滞,这种停滞不仅引起了运动,还导致国家缺乏建设新和公民社会的基础。在这些发生了革命的国家,它们那些更远大的目标——、尊严、人权、社会平等和经济安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遥不可及。在814流血事件后,给人的印象就更是如此。

然而只要各方能真正意识到包容与妥协的重要性,意识到顽固的立场分化毫无用处,流血事件或许能成为迎来和解的契机,尽管目前还看不到曙光,但对于埃及来说,这是唯一通向未来的道路。…[详细]

“埃及的革命还没有死,革命仍然在带领埃及恢复生气,尽管伴随着痛苦和混乱。埃及像一个被锁了60年的房子,革命打破了所有的门窗,难以忍受的臭气散发了出来。但是,我们对此不屈不挠。”——血淋淋的814惨案之后,一位埃及女性评论家如此写到。只要信心还不死,这个国家就还有希望。

第2521期 本期责编 丁阳

出品 腾讯评论

814流血事件,是埃及革命最深刻的教训,如何摆脱这一困境,是埃及人民和国际社会的重大课题。【更多解读,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崇左白癜风
邵阳白癜风治疗费用
佛山白癜风诊疗医院
遂宁治疗白癜风方法
舟山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