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七十七章 茶会(下)其实是酒会了!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1:15 编辑:笔名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七十七章 茶会(下)其实是酒会了!

唐斗一番浑然天成的华丽表演让一干人目瞪口呆,直到唐斗笑盈盈的请所有人品茶之时,众人才惊醒过来,一个个神色怪异的打量着唐斗,在唐斗二请之后才端起茶杯,将那一杯清雅之物一饮而尽。

在场有三人感受最深,一个就是萨兰多.维拉。她的身份和实力让她敏锐的发现了唐斗刚才进入了一种“势”的状态。这种只有极少数真正的天才才能进入的状态之中。

势虽然可以用于战斗,但是它真正的存在意义在于对天地的领悟,每一个可以进入这种状态的天才,都将获得极大的收获。萨兰多可以肯定唐斗是进入了“势”的状态,以她的身份和地位也忍不住一阵羡慕。

第二人则是千机门的门主璇玑子,这位据说修炼了一种极为隐匿的功法,让任何人都无法察觉到他的真实实力,所以这个表面上黄金九级的家伙到底有多强,没有一个定论,但是自从他七十年前出现在基奴奴那一天开始,所有和他对敌的人都死在他的剑下,包括一名野生白金一级强者,所以璇玑子绝对是精灵族那边的人都不想敌对的强大存在。

有这样的实力的人,自然也能像萨兰多一样发现唐斗进入了“势”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有几分玩味,那不是一种面对未来可能敌对的强大对手的表情,而是一种更加微妙的反应。

第三人则是那个凤仙门的门主,一个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女人。她看着唐斗的神色最为特殊,那是一种充满了戏谑的表情。

茶艺表演自然不止一轮,唐斗接下来又进行了两轮,不过也不知道为何,第一轮那种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势再也没有出现,虽然他的动作依然无可挑剔对千魂灵界的外行来说,但是那种隐隐让人戒备的势却是不再存在了。

一切又回到了最普通的状态似的。

三轮茶过后。后堂的琴声停止,唐斗微笑着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回到后堂去了,他最少得先把身上那一身“表演服”给换下来才行。

任天真此时全身毛孔都兴奋的张开了。他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全然不知道唐斗刚才做了些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是很明白的,那就是唐斗这一手已经把其他人都给镇住了,而这也意味着唐斗教给他的“先声夺人”这一步已然成功。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第一步成功之后,后面的事情就算是有了着手点了。

“诸位,不知道对今天这茶会还算满意?”任天真打开了话题。

凤仙门的门主发出一阵妩媚的轻笑:“任门主,奴家还真不知道,原来门主是如此高雅之士,今日一会,让奴家对任门主的印象大为改观啊!”

面对凤仙门主的调侃,任天真也不生气,他知道自己大老粗的形象是怎么回事,不但不气。反而有几分得意的自嘲道:“哈,尼古拉斯这一门茶艺,任某之前也是品尝过。不过说实话,任某当不得诸位那么高雅,深以为如此技艺只由任某独享。实在是暴殄天物。这才邀请诸位,也幸得诸位给面子,应邀而来!”

璇玑子发出一声清雅的淡笑:“任门主说笑了。我想在场的各位现在与在下所想一样,要是当时没有应邀而来,那实在是人生一大损失!”

其他几个人类门主全都是轻笑点头,萨兰多也是微微点头。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真的风雅,还是附庸风雅,这一趟都不算白来。

只有妖族的两位硬着脸没表示,牛头人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杯子太小,水太少。不过瘾。任门主,你忒小气了点!”

妖族九成以上的种族都是那种绿林好汉的豪爽性格,要让他们对茶艺这种小、巧、精、雅、淡的东西感兴趣,实在是太为难他们了,如果今天来的是狐族或者是蝶族之流。那还差不多。

“哈哈哈,巴里斯,一开始就没想过让你喝什么茶。你喝这东西比任某还要浪费。我想想那话怎么说的,哦对了,牛嚼牡丹,你是大煞风景啊!”任天真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巴里斯豪爽归豪爽,但不是傻瓜,自然听明白了任天真的调侃,当场脸一垮,就要发火――他们和流沙门有些联系,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还有和任天真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到双方可以肆意开玩笑的地步。

不过不等他发出火来,一股子浓香突然飘进了会客厅里。

“哈哈,巴里斯,想发火?你要真发火我也不生气,不过接下来的好东西,可就没有你的份了哦!”任天真早料到巴里斯有什么反应,而这一切都在他和唐斗的算计之中。

浓郁的酒香片刻之间已经弥漫了整个会客厅,哪怕是不好酒的萨兰多都忍不住抽了一下鼻子,那香气之中带有一种天然的药香,显然不是一般的酒,而是一种特殊的药酒。

在千魂灵界,药酒都是用来治疗用的,泡酒一类的东西在千魂灵界从出现开始就被定义为药物,谁没事儿去喝药来着?唐斗这货又占了一个文化差异的便宜,用流沙门本来珍藏的美酒加上沙云悦亲自配伍的灵药,再加上他的一滴血,这药酒已经完全升级成为灵酒的地步了――不得不说唐斗这货对自己够狠,放血放得心安理得,理所当然。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一声长吟,从白襦长袍换成了一身短打的唐斗抱着一个二十斤重的酒坛子再一次出现了,脸上那文雅的微笑也换成了呼朋唤友的江湖豪客的大笑:“哈哈哈,巴理斯酋长,通古斯酋长。正所谓好茶以配高雅之士,好酒以送豪爽之客。想来两位不喜欢当什么高雅之士,但这豪爽之客的好酒,两位饮否?”

妖族人好酒唐斗是知道的,妖族有一个名言,那就是“人生只有两大事,一个是吃饭的事,一个是喝酒的事。只要解决了这两件事,其他的都不是事!”

别以为妖族人都是大老粗。这千魂灵界最好的酒就是妖族出产的。精灵族的饰物,人类的美食,妖族的美酒,这可是千魂灵界三大要素。在九啸大陆的人类贵族圈里。谁家要没有精灵族的饰物,妖族的美酒放着镇宅子,出门都不好意思给人家说自己是贵族的。

对于酒,妖族人是最有资格评头论足的。

所以牛头人巴里斯,金猿人通古斯两人闻到酒香。就已经知道唐斗手中的是极品珍馐,两人面对唐斗的问话,抽着鼻子直接换成了震动模式,脑袋点得都要出残影了。

“诸位门主,这第一杯,就敬我们的妖族勇士如何?”唐斗回头看向其他人。

自然没有人反对,这个时候谁跳出来说个不字,会被巴里斯和通古斯当成人生死敌的。就连萨兰多这个时候都保持着沉默,而且众人也想知道,唐斗拿出来的酒。是不是真的能征服妖族人。

酒坛子被唐斗拍开,更加浓郁的酒香冲出酒坛,整个会客厅顿时弥漫出一股近乎实质的灵气。

“灵酒?”巴里斯热烈的目光一变,然后变得更加的炽热。

妖族人擅长酒,但就算是妖族人,也极难弄出灵酒来。要是哪个部落弄出了灵酒,指不定就会弄出一场争夺战场来。

琥珀色的美酒在唐斗魂力的催动之下,自动的飞出酒坛,在半空之中分为两股,落入到巴里斯和通古斯面前的……碗中。

妖族人喝酒什么时候用杯子来着?都是用碗的。

不多不少。碗盛八分而止,两只碗中的酒就像是用最精准的量杯量过一样,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其他人都是双眼一亮。对唐斗的实力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而巴里斯和通古斯则是迫不及待的端起了面前的酒碗。

但是两人的神色在端起酒碗的瞬间,却是一改之前的猴急模样,脸上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先是嗅了一下酒香,然后仔细的看了看酒色,最后轻轻的沾了一口。闭上双眼细细的回味。

妖族人只有在遇到真正的美酒时才会用这一套品酒之举,或者用另一种办法,能让他们以这样方式品尝的酒,就可以直接挂上高级货的牌子了,要是在品鉴过后还能得到一个不错的评价,那就绝对是顶级货了。

众人都静静的看着两个妖族人品酒,哪怕对酒一向没兴趣的萨兰多这个时候也来了兴趣,刚才巴里斯那低声的“灵酒”两个字在场的人可都是听到了。不但惊讶于任天真哪里来的灵酒,更惊讶于对方居然舍得把这东西给拿出来。

片刻之后,巴里斯和通古斯同时睁开了双眼,齐声道:“好酒,绝妙之酒。灵酒之级而美酒之味,怕是我这一生不会再喝到比之更好的灵酒了!”

千魂灵界的灵酒也是属于药酒,更注重效果,味道就不一定很美妙了,大部分灵酒都是极为辛辣的那种,像是现在唐斗拿出来这种有着浓郁香气和芳香醇正口感的灵酒,巴里斯和通古斯不要说尝过,以前就是听都没听过。

不过专家就是专家,三言两语就把灵酒的情况给概括了出来:“酒底虽然称得上上品,但也只是上品而已。但是那灵酒之中用药,配伍,手法,绝对是顶级中的顶级。这配酒之人,堪称宗师!好酒!好酒!好酒!”

巴里斯连赞三声,然后和通古斯对视一眼,哈哈一笑:“今日来的对了!”

笑罢,两人把酒碗之中的灵酒一饮而尽。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其余也全都笑了起来,唐斗又用同样的方法给众人满酒――这回用的就是杯子了,不是谁都像妖族那样用碗喝的。唐斗给所有人都满上,连萨兰多都不例外。

这位金精灵只是稍稍犹豫,然后就欣然而饮,精灵不好酒不等于完全不沾唇。

“好酒!”所有人喝过之后,千言万语的感叹最后化为了两个字的称赞。因为只有亲口品尝到这灵酒之妙才能知道,再多的称赞都是苍白了,好酒两字足矣。

“奴家想起了当初一个小朋友做的诗了!”凤仙门主轻然一笑。

“哦?能让凤仙也留意的诗句,一定非常人之作。凤仙可说来听听!”璇玑子相当配合的说道。

凤仙门主玩味的看了一眼唐斗,然后娇笑道:“奴家稍稍改了几个字,大家品评品评!”清了一下那软糯缠人的嗓子之后,她道:“流沙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

说到这里,她狡黠的看向巴里斯和通古斯:“不知何处是家乡!”

众人看向被一碗灵酒熏得神色微迷的巴里斯和通古斯。

铁甲帮帮主阳安志打趣的问道:“巴里斯,回家不?”

“回什么家,酒还没喝完呢!”已经进入状态的巴里斯牛眼一瞪,根本不在意凤仙门主和铁甲帮主的调侃。

众人哄然大笑起来。

“好酒,好诗。凤仙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这样的好诗的?”璇玑子好奇的问。

凤仙笑呵呵的看了一眼唐斗,然后道:“一年前吧,在蛮元大陆那些遇到一个有趣的小家伙。那时我还救了那小家伙一命呢。不过,时过境迁,那小家伙现在有本事了,就不认奴家了呢!”

众人都不是傻瓜,早看出凤仙一直对着唐斗眉来眼去的,现在凤仙这几乎直白的话要是再有人不明白,那就是真的傻了,连巴里斯和通古斯都把目光投入了唐斗。

唐斗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对着凤仙做了一个礼:“见过凤仙姐姐。小弟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姐姐。而且也不知道姐姐是不是打算相认,毕竟,这里是雾隐大陆嘛!”

雾隐大陆的规矩就是所有在这里讨生活的人都不过问别人的过往和恩怨,除了来这里经商的商人,路过的路人,还有精灵族的那些正规部队,其他任何一个人来到了雾隐大陆,就等于是和以前的过往断绝关系了。

见唐斗承认了两人的关系,几人都来了兴趣。

“真没想到,贤弟你和凤仙门主居然还是旧识,真是让为兄大感意外啊。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故事呢?”任天真半认真,半调侃的问道。他是有些紧张,要是在计划开始的初期,唐斗被凤仙以旧相识的关系给挖走了,那他的损失就大了。毕竟在他看来,唐斗在其他方面是个无欲无求的人,但是却有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未婚妻,所以应该是个好色之人。

而凤仙就是极有美色的那种人。

虽然雾隐大陆的规矩是不问他人的过往,但是现在凤仙自己主动提出来了,他问问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众人都用八卦的目光看着唐斗。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