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强音监制夏青我们希望听到吐槽

发布时间:2019-06-05 13:26:03 编辑:笔名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这两年音乐类选秀变成真人秀并进入大片时代,当被《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养惯胃口的观众,面对今年《中国强音》,却在期待时发出强烈吐槽。而《强音》冒着“勉强音”炮火,前三轮不吝给你看参差百态的海选、缺乏默契的大牌导师,当然偶尔也放几个爆点惊艳的如“天空哥”,歌手李佳薇、阿兰等也突然出现,口碑开始逆转……或许这才是芒果台的永恒逻辑:一切从屌丝逆袭开始。近,“超女快男”之母、《强音》节目监制夏青接受本刊专访,关于各种吐槽、导师幕后故事,以及号称戏剧性大增的训练营等,逐一回应。

采写_本刊 叶晓萍 录音整理_董海鸥

《中国强音》节目监制夏青。 定位+制作全回应

“被吐槽跟剪辑关系不大”

接档《我是歌手》的《蒙牛酸酸乳中国强音》,4月19日首播后遭遇上下一致各界吐槽,由于雅安地震停播一期得以喘息整顿,5月初播出第二期剪辑上作出较大调整,口碑开始逆转,但选手、导师和制作依然是槽点所在,而引发吐槽冲动的原因或许就是“强音”三字。与《The X Factor》版权合作的这档节目,从海选开始呈现从学员到导师的全方位真人秀。夏青记得首轮开播前媒体看片,大家把它当作综艺节目,这与预期相符;然而她也承认,播出后观众争议“肯定跟这个名字还真有一定关系”,她强调,节目找的不是一个发声工具,而是一个爱唱歌、真诚对待音乐、内心强大的人。

南都娱乐周刊:外界的争议,某种程度也跟对节目定位和理解有关。你们要找“强”的人,重点不是落在音乐上?

夏青:对,实际上这是以音乐为载体的电视节目,以音乐为媒介倡导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湖南卫视在做音乐节目时,一直有个信念,要为更多的人提供平台,这是一个大众的舞台。好多人拿它跟《我是歌手》比,有人觉得李佳薇都来了,不公平,为什么她可以来?我们的门是为大家敞开的,草根的专业的都可以来,因为我们不是在选秀。

南都娱乐周刊:所以其实是音乐门槛内另一层面的比赛?你们想传达的这种概念,跟观众理解有差距。

夏青:从第二期开始,我们加强了,包括片头解说词,这些都有。

南都娱乐周刊:像期播出后观众和领导都在吐槽,是否鸭梨山大?

夏青:是这样,压力肯定会特别大。但说实话,场我觉得就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真的好选手少。深圳这边唱得不错的曾一鸣、杨承熹节目播出后都出来了,两人当时在上就红了,所以还真不是跟剪辑有多么密切的关系。包括很多普通的、年龄大点的老百姓,看完期重播,说没觉得那么难看,看第二遍看懂了。

南都娱乐周刊:但团队内部考量结果是?

夏青:各方面提供的数据、一些常规的判断,也会让我们知道问题出在哪,不会一味妄自菲薄。深圳站各方面都是次,而且歌手招募时间那么短,好歌手那么少,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能出来这么一个片子,我给团队打的是80分,但离预期的要求还有距离,当条件都具备了,比原版做得更好是肯定的。

南都娱乐周刊:深圳站的困难具体是什么?节目很早就确定,为什么招募还这么仓促?

夏青:一是正好赶上过年,整体平台还有宣传策略,那时是以《我是歌手》为主,观众聚焦点也在那。过完年,虽然所有准备工作都在做,但比方说导师没全部签约完成,我们是不会轻易启动宣传的,太冒险也太不负责。而且这种大型真人秀节目在国内都是次,湖南卫视也是集合三大团队力量完成,破天荒次。次三大团队导演磨合、技术磨合、导师磨合,选手量也不够,各种各样问题集中出现,但我们湖南卫视应变能力非常强,大家在完成模式方都叹为观止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你知道这些,再去看深圳那期节目,会觉得还OK。当然,我们不能跟观众去强调这些客观原因,他们不需要,更没义务为此承担什么,需要对结果负责的是我们自己。

南都娱乐周刊:期播出后,据说你们领导召开紧急会议,有版本说是开了24小时,也有说是开了5小时。

夏青:没那么夸张,5个小时都没有。期播出完,看完第二期初剪片,老板们给我们开了个会,但时间不长,老板们都是做电视出身的,非常懂专业,给团队更多的是鼓励,用经验给大家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吕焕斌台长、张华立台长以及卫视的常务副总监李浩都是做出身的,对人物塑造、热点把握会有他们的观点和建议,领导们更多地会宏观角度帮制作团队把脉,他们给到团队更多的是专业建议和意见,没有施加任何压力。压力都是导演组自己给自己的。

南都娱乐周刊:首播被吐槽,第二期很快有改变,观众也马上有反应。

夏青:对,一播出,马上就可以在上看到观众点评。当然有些人很客观,有些人可能喜欢也喜欢,但吐槽也比较过分,我们会比较理性去看待。但从关注度持续往上走、口碑的逆转,我觉得观众认同了我们的努力。但本身从我个人电视制作观点上,我会觉得第二期虽然故事完整性增强,但过于四平八稳,本身该有的气质被磨平了些,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所以在第三期北京站,我适当地要求导演组往回调,还会保持重点、歌手的完整性,但会增加中间一些配角戏份,或导师间的互动,打破中规中矩的东西。上海站选手大家都认为特别好,如果所有好的放一块,好的就不那么突出了,需要配角的铺垫,也就有可能成为观众所谓的“槽点”。观众吐槽原因是他看进去后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像我们年轻导演说的,没有吐槽的人是不给力的,我们希望听到吐槽,从“槽点”中找到灵感和火花点。

陈奕迅平时天马行空,这次却特别认真对待当导师这事。章子怡这次当导师,正是为了“完完全全地做回自己”。 揭秘

夏青讲述邀请导师内幕故事

章子怡被“做自己”戳中,陈奕迅自觉“又长大了”

罗大佑、陈奕迅、郑钧,加上章子怡,《蒙牛酸酸乳中国强音》导师阵容,无论业界地位或明星光环,丝毫不输去年大热的《好声音》。但大牌导师背景各异,平日鲜有交集,坐到一起难免需要培养默契,这与他们的点评标准、风格等,都成了观众的槽点。总导演廖珂表示,团队会根据每个歌手设计提问纸条,递交导师手上,谁提问谁呼应,导师本人都不知个中玄妙,交集和戏剧作用将自然发生。夏青也透露,这些看似大牌、权威的导师,节目外也有个人情感和心理,这也是一场他们的真人秀。

南都娱乐周刊:节目有自己的节奏,海选中各种亮点槽点都会来,但大牌导师我们会寄予较大期望,他们一上来原来也要磨合。

夏青:我觉得从前三站大众演唱会看,磨合还是很迅速的。评委其实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但导师不一样,他会想到未来这个人可能就是需要我带领、帮助的人,我要慎重选择,考量的东西更全面更多。

南都娱乐周刊:大家感觉点评太随性、标准不一,是不是因为定位并非音乐选秀,所以没必要那么专业、标准?

夏青:实际上,我们和模式方希望的是,在这阶段真的只是这个人能打动导师、有潜质、对待音乐的态度是真诚的,就可以给Yes。因为这阶段还是在挑人,不需要教人。说实话,老百姓对过于专业的点评会有距离感。实际上就把老百姓心里的话说出来,你感动到我了,你让我起鸡皮疙瘩了(就可以)。听秦妮那首歌,为什么好多人也跟我说,原来觉得章子怡冷冰冰很有距离感,但这次看她上你们节目,觉得这个女孩儿还挺可爱。她就是说真话、说人话了,她会问(宾俊杰),你是不是有很多人追呀,你要是回到16岁,我会爱上你。

南都娱乐周刊:跟导师们的邀约和沟通如何进行?

夏青:总导演廖珂是一个低调、真诚在做电视音乐节目的人,所以像郑钧、崔健,都特别欣赏他,说他是目前懂音乐的电视制作人。我们一块去谈导师,郑钧就是被他的电视音乐理念打动的。郑钧虽然学佛后心态平和很多,但心里坚持的东西是一定在的,不是一般的人随便就能破得了。他以前不是做过《快乐男声》评委吗?就因为跟杨二那次争执,他走了。当时廖珂跟我说,觉得郑钧不错,我也觉得不错,但我担心他会不会接受(邀请)。虽然就一个下午,但谈得非常好,本身我们对郑钧的音乐是非常认同的。

南都娱乐周刊:陈奕迅呢?他在导师席上也完全呈现真性情。

夏青:他本人很认真对待这件事,上海站录完,所有导师都走了,他留下来单独跟我和廖珂聊他在节目制作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和想法,他会觉得通过参与这个节目,自己又长大了。他说自己平时就是个特别简单的人,快乐得天马行空,平时做歌手上舞台只用专注唱歌,不用顾及旁人情绪,但做这个节目,他需要认真对待周围每个人说的每句话和每个情绪,这份新的、导师的职业,需要他特别关注别人的感受。你会发现他个性还那样,但他内心深处是特别认真慎重对待自己的选择。所以你看那个邮递员(第二期李鼎)唱完,从内心他觉得不OK,但一个邮递员能在这舞台上唱成这样,就不忍心伤害他,那个表情也很纠结。只有对这份工作是真的投入特别深,才会难受的。

南都娱乐周刊:据说章子怡是你极力主张的,力邀她当评委,怎么说服她?

夏青:我认为核心一句话就是,“你以前都是演别人,在大银幕上演别人的人生,这个节目,是一个歌唱真人秀,可以让你完完全全地做回你自己,让观众看到一个真实的你。”我觉得是这句话终戳中她了。聊过很多次,跟她本人就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就是那一下,那一个点上。

南都娱乐周刊:她虽然名气也很大,但跟国内观众有点距离,加上前几年“泼墨门”,她也需要跟观众增加互动,把比较亲民的形象塑造出来?

夏青:这个我不敢确定,也许吧,反正我跟她本人接触下来,觉得她很坦诚、很可爱,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妞。但上次一些媒体群访,会觉得她不太敢多说话,好多事情她很谨慎,感觉即使不小心一句话说得不对,都可能会被别人利用,拿来说事。

南都娱乐周刊:章子怡出任导师,据说领导内部也有保留意见,怎样才终通过?

夏青:实际上大部分是担心她的距离感,所有人印象中,她挺有距离的;还有觉得非音乐人士做这样一档音乐节目会有问题。后来总导演这边也非常坚定,我们意见是一致的,本身它是一个音乐真人秀,需要的是戏剧冲突和戏剧原发点,其实章子怡是一个的“X”。

南都娱乐周刊:打动章子怡,除了戳中她的内心需求,据说代言费也比较可观,高达2000万?

夏青:这属于商业方面,我不便跟你说,但真的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这是其一。还有,这四个导师,说句实话都不缺钱,都不是用钱可以砸下来的,他们的名声、名誉比钱更重要。

歌手阿兰(左)的出现引发观众质疑,对此夏青回应:“我们的门是为大家敞开的,草根的专业的都可以来。”强音花絮集锦 剧透 海选后的看点

“章老师”拥抱鼓励男学员,十连战实行双播制

前三轮海选后,进入训练营、导师之家和十连战,导师和学员、导师和导师间的碰撞更有看点。夏青表示,导演组全记录从初剪情况看,“有很多惊喜和出其不意的东西”。

南都娱乐周刊:进入导师之家、训练营有哪些看点?

夏青:导师之家会有更多导师和学员的互动和沟通。训练营到,会看到学员间的互动和矛盾、四位导师工作真实记录,还有子怡跟喜欢的选手拥抱,这是平时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包括我们发现年轻男选手面对子怡还有那么一点羞涩。

南都娱乐周刊:赛制上也会比原创有较大改动?

夏青:往后编排会有双播,周五和周六,从十连战开始,这是的一种(改动),完全原创。实际上总导演廖珂在策划这一部分时就是想要模拟人生一些经历,起起伏伏,看你怎么对待。周五播逆袭战,周六播战,一个周末就是一个完整故事。而原版往后走就是原来“超女”的层层淘汰,我们不想也不会复制自己。

南都娱乐周刊:《强音》免不了与《我是歌手》比,或与《中国好声音》比,有没有信心超过它们?

夏青:虽然类型有类似,比方说都以音乐为载体,但因为参与的人、表现形式不一样,品牌还是有差别的。所以,不能说超越那些品牌,只能是说为湖南卫视树立起一个口碑不错的新品牌。像《我是歌手》目标就是为湖南卫视创作一个好口碑的新品牌,那它做到了。我们这个自信也是有的。

村民为35岁王宝强立牌匾家中墙上照片亮了
琅琊榜2剧照一出网友直呼没有对比就没有伤
江疏影发了一张图引来古力娜扎互相调侃